在 Kickstarter 上成功众筹的秘诀

 定制案例     |      2019-06-30 11:05

  在一个雨雪交加的周二,一场名为“Kickstarter for Artists and Photographers 101”的小组讨论活动在 Kickstarter 位于布鲁克林的总部举办,这个地方在肯特街一个低矮的砖砌仓库中,绿点区在这里深入伊斯特河。

  这场讨论由维多利亚·罗杰斯(Victoria Rogers)主持,她是 Kickstarter 的艺术和摄影推广负责人。 小组成员包括摄影记者斯科特·图凡肯(Scout Tufankjian) ,她通过该平台众筹了一本记录亚美尼亚全球侨民的摄影书籍;卢西恩·扎扬(Lucien Zayan) ,是 The Invisible Dog——一个位于波伦山 (Boerum Hill)的艺术中心的总监,该中心利用众筹资金举办表演和展览活动;还有马歇尔·里斯(Marshall Reese),是 Ligorano / Reese 跨学科视觉艺术二人组的一员 ,他最近使用 Kickstarter 基金制作了一个刻有“the FUTURE”字样的冰雕, 在联合国气候大会期间 ,该冰雕制作完成后被安装在联合国的纽约曼哈顿总部并融化。

  在讨论会上,一个逐渐清晰的重要观点被承认:如果你在艺术界已经很出名,那么为创意项目做众筹要容易得多。发起人不一定需要成为阿曼达·帕尔默(Amanda Palmer)或扎克·布拉夫(Zach Braff),但如果已经拥有一大批粉丝和并有动员他们的手段,肯定更有可能达到众筹的资金目标。社会资本是积累实际资本的唯一途径。

  根据罗杰斯的说法,只有大约40%的 Kickstarter 项目获得成功,这意味着大约60%的项目注定要失败。下面是小组讨论中关于如何提高众筹胜算的一些办法。

  很少有人真正意识到 Kickstarter 项目启动前的工作量。 实际上,如果一个人无法证明自己既有艺术天赋、又有完成大规模创造性工作所需的商业头脑,那么Ta的项目就不会起步。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发起人在项目众筹开始前,确立自己作为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人的身份。

  “在项目接近尾声时,我把流量带到了 Kickstarter 上,这很有意义。”图凡肯说。“人们经常看到这种情况:‘我有一个很棒的主意,虽然我以前从未做过类似的事情,但请给我支持。’ 是的,也许有人能做到。但我认为人们更喜欢顺水推舟把人推到顶端,而不是把人从底部抬起来。”

  在随后的会议中,Kickstarter 的社区教育总监斯蒂芬·佩雷拉(Stephanie Pereira)将艺术家兼音乐家蒂姆·费特(Tim Fite)作为一个典型案例来讨论。 在实际的 Kickstarter 项目众筹正式启动前一年多, 费特就开始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上调侃 iBeenHacked (一个专辑兼互动艺术实验)。他还与瑞士电子摇滚歌手波拿巴(Bonaparte)一起创作了一段音乐视频(“Me So Selfie” ),邀请了他的一群 Facebook 粉丝参与其中,并将由此产生的创作信誉和粉丝狂热转化为一场运动,最终成功在《纽约客》页面上获得报道。

  图凡肯说,“在 Kickstarter 网站研究与自己的众筹项目类似的成功案例是很有帮助的。” 宣传视频是什么样子?要求众筹的金额目标?提供了何种众筹奖励?“这种研究不仅有助于组建自己的项目,还可以利用支持这些活动的社区以及报道它们的博主来为自己的众筹提供一些助力。给这些社区和博主发邮件、发推文,在 Facebook 上找到他们,无论如何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资金显然非常重要,但是对 Kickstarter 项目来说重要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围绕它建立的网络,” 图凡肯说。 “我一直在独自工作,担心除了我父亲没有人会关心这个项目。” “ 这是一份全职工作,甚至睡觉的时间都很少。”

  因为 Kickstarter 现在拥有自己的网站粉丝和一大批科技博客,他们的工作就是在网站上寻找下一个明星项目。所以一旦某项目获得了一些助力,人们很有可能就会注意。里斯说,Ligorano / Reese 的一个光纤挂毯项目,后来出人意料的吸引了一些科技领域的报道,这让众筹活动达到了高潮。 “我没有那种社会关系,然后我才意识到 Kickstarter 是一个很棒的推广工具。 ”

  扎扬说,The Invisible Dog 团队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来计算一个季度的艺术展览和表演需要多少资金。 此外还有制造和分发奖励的成本、Kickstarter 从成功项目中削减的部分(5%,外加3%到5%的加工费)、以及个人所得税。

  扎扬说,“在项目发布之前,向朋友、家人和其他任何可能会给钱的人求助。” 算一算他们愿意捐多少钱,然后从最终计算金额中减去该数目。因为在 Kickstarter 上要求的资金越少,项目就越有可能达到目标。 “需要的金额总数并不是项目需要筹集的资金数。兄弟姐妹和最好的朋友,这些人会给一部分资金帮助。” “无论如何,希望如此。”

  接下来的问题是,可以从粉丝和陌生人那里得到多少资金支持。 罗杰斯表示,大多数为艺术和摄影项目发起 Kickstarter 众筹的人的目标是1000至10,000美元。 当图凡肯为她的摄影书籍要价 35,000美元时,她相当肯定事实上需要更多,但又不想显得贪婪。 (幸运的是,她在 Kickstarter 上筹集了61,000美元,还有数千美元来自私人捐赠。)

  “ 我研究过所有在 Kickstarter 成功众筹以及失败的朋友,” 图凡肯说, “然后想自己通常会给这些朋友多少支援, 一般来说,我可以支付30美元。 所以我创建了一个众筹奖励等级,其中包括30美元,结果证明它很受欢迎。“

  里斯说,对于支持者的奖励,可以从1美元或5美元开始。 有些人可能想捐赠一个项目,但没有办法(或意愿)给很多资金支持,每一块钱都很重要。此外,在这个价位上,不必提供昂贵或繁琐的奖励作为回报,一张明信片或在线感谢既可。

  对于图凡肯说,最常见的捐款等级是100美元,为此会回报这本书的签名版。 75美元,支持者会收到一双在亚美尼亚手工制作的拖鞋;30美元,支持者可以得到一张明信片。 “我认为提供一些有趣的东西是个好主意,” 她说。

  如果能想象出生产或运输成本不高的令人信服的奖励,那就更好了。 对于扎扬来说 ,大部分奖励都很便宜,或者根本没有成本。例如,对于支持30美元的人,他们会请驻场艺术家在 The Invisible Dog’s 大院的墙上现场手绘捐赠者的名字,而捐赠200美元的人则获得了参加 The Invisible Dog 表演或展览的联票。对10美元捐款的奖励是一端MP3录音,里面录下了冰雕破裂和融化的过程。

  “ 没人希望【奖励】成为负担,”里斯说。 “发起人身后可能有数百人或是更多人支持,必须回馈他们一些东西。 如果回馈奖励是一张价值50美元的数字印刷品,他们却只给30美元的支持,那就有问题了。”

  Kickstarter 的推广活动听起来让人筋疲力尽,但是确实有效。 “这是一份全职工作,” 图凡肯说。 “你甚至没有时间睡觉。”

  图凡肯不仅会定期向她的粉丝、朋友发邮件,她还联系了亚美尼亚社区,社区中的人通常不像她的艺术家团队那样精通网络,但却是她项目的核心。 据她推断,他们是最希望看到一本记录亚美尼亚侨民生活的书的人。

  小组成员都强调,众筹发起人不能羞于寻求金钱和其他支持。网络就是一个大胆表示诉求的地方,并且 Kickstarter 活动需要。 “我总是被朋友的 Kickstarters 众筹吸引 ,而且从未被冒犯,” 图凡肯说。 对于她自己的项目,“我在推特上发了推文。 如果某人很活跃,我会收到他们的电子邮件地址并随机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他。此外我还在Facebook页面上做了五六次更新。

  “ 发送电子邮件要求得到某人的支持好像是令人羞愧的,” 里斯补充道。 “其实人们不介意你联系他们,看起来似乎在叨扰别人,但这些是你的朋友和支持者,他们想要帮助你。”

  得到充裕的现金支持后,即可专注于将创意项目变为现实。不过首先在博客、邮件列表和Facebook页面上向支持者回馈谢意,告诉他们自己对他们支持的重视,并重申交付货物的承诺,然后开始工作。

  尽管达到筹资目标,但有一些项目会遇到麻烦甚至最终失败,例如意外增加的制造成本,或是设备故障、发货延迟严重。里斯说,总体上 Kickstarter 的支持者都很有耐心,但是让他们蒙在鼓里,肯定会让他们感到沮丧和失望。 所以如果奖励或项目本身有所延迟,需要诚实地定期更新博客说明。小组成员建议,要相信支持者的善意和理解。 如果网络上有“正派”这样的东西,那么可以在 Kickstarter 社区中找到。至少 Kickstarter 网站是这样说的。